乡村媳妇为何“逃婚”?

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红椿沟村,人口不足700人,去年竟有5个妇女“消失”了。“咱这穷山沟,越来越留不住人了!”10月中旬的一天,村支书向江平对记者发出感叹。
据调查,因为耐不住清贫而“逃婚”的妇女,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越来越多。“前些年刚时兴外出打工的时候,村里的女青年一出山,就嫁到了城里,再也不回来了。眼下,连媳妇们也不愿呆在这里了。过不了多久,红椿沟说不定会变成‘和尚村’。”
一年前,利川市纳水管理区两河村农妇蒋勤双,丢下公公婆婆、两个孩子、患癫痫病的丈夫,离家出走。
在村支部书记黄大宏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她原来的家。小屋里夹杂着汗酸味和臭味,黑暗得几乎看不清人影;两位老人倦曲在炉灶前,正努力地吹着快要熄灭的灶火;两个身高还不到灶沿的孩子正忙着把黑乎乎的土豆放进锅里;灶尾旁边的床上,一个形似骷髅的男人正在痛苦地挣扎,身上沾满了白色的口沫———他的癫痫病又犯了。
黄书记告诉记者,因为交不起学费,两个孩子已经辍学;两位老人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;蒋的丈夫黄志勇两个星期犯一次癫痫病,现在恐怕犯得还要勤———妻子的出走对他的打击太大了。
上周,记者通过各种途径和关系,终于找到了目前已在武汉市黄陂区一农家与人同居的蒋勤双。看上去她的生活环境相当不错:独家小院,不很宽敞但却整齐干净的屋子里摆着彩电、大功率音响,茶几上还放着一些水果、食品……
记者表明来意,她始终三缄其口,直到答应不写出她的具体居住位置时,她才迫不急待地打听家里的情况。毕竟,她对那个贫困得天天吃土豆的家还有感情。她流着眼泪讲述着她的经历和感受———
“我实在是无法再呆在那个家里了。打从19岁出嫁,我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。先前不知道丈夫有病,等知道时又迟了。孩子出生后,把他们拉扯到长大,上学得交一大笔学费;丈夫又泡在药罐子里。你说我一个女人,哪有这么大能耐呀?”
“我不是没有考虑出走后家里的难处。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逃。如果选择离婚的话,男方和法院都不会同意的。我害怕贫困,不想永远穷下去。虽然我对不起这个家、尤其是两个孩子,但我要生存,要生活啊!”
“由于诸多原因,贫困地区农村妇女的权益常常得不到保护。比如,婚姻法规定的婚检制度,在贫困地区根本没法实施,往往为婚姻悲剧埋下隐患;此外,农村的家庭暴力现象也非常普遍;而由于观念落后等原因,离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,大多数妇女只能选择出逃这一无奈手段。”29日,省妇联权益部部长王艳对记者说。
“按理说,妇联应该能有效保障农村妇女权益,但要担当这种责任,目前我们还有些力不从心。”王部长说,“有些农村根本没有妇联组织,大部分农村妇女也许还不知道妇联有个权益部。”
省妇联“婚姻家庭维权热线”记录显示:来自农村妇女的维权投诉极少,目前只有云梦、枝江、孝南三地有妇女投诉过。
对于农村妇女的“逃婚”现象,法律显得有些苍白无力。新婚姻法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,禁止重婚;对于弃家不顾,不履行对子女、父母抚养义务的,当事人有权提出赔偿。问题是:既然人家已“逃”了,人海茫茫,又到哪里去找违法的“她”呢?
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专家陈伟在透视这种“逃婚”现象时,语出惊人:“在某种意义上讲,这些妇女的选择是可以理解的,道德在面临生存或压力时,往往变得
异常脆弱。”
也许,只有彻底消灭贫困,才能消除蒋勤双们的痛苦与困惑。

健康新闻